English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专诱骗老年人 “吉氏养生”涉嫌】 【報紙鐵索紅軍帽偉大壯舉的歷史“】 【“改一条溜索、修一段公路就能给】 【吉氏纸尿裤—中国不断层纸尿裤片
当前位置: 主页 > 北理联盟论坛网址 >

報紙鐵索紅軍帽偉大壯舉的歷史“物証”

时间:2021-11-25 17:45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百年風雲激蕩,艱苦卓絕的奮斗歷程中,在四川留下了無數可歌可泣的英雄故事。斯人已逝,精神永存,他們曾經使用的實物,成為那段崢嶸歲月的重要載體和鮮活記憶。 在四川博物院,收藏有許多紅色文物。不論是一張泛黃的報紙,或是一段鏽跡斑駁的鐵索,一頂血跡

  百年風雲激蕩,艱苦卓絕的奮斗歷程中,在四川留下了無數可歌可泣的英雄故事。斯人已逝,精神永存,他們曾經使用的實物,成為那段崢嶸歲月的重要載體和鮮活記憶。

  在四川博物院,收藏有許多紅色文物。不論是一張泛黃的報紙,或是一段鏽跡斑駁的鐵索,一頂血跡模糊的紅軍帽……這些文物,正是百年激蕩歷史的真實見証,銘刻著共產黨員在艱難求索歲月中堅定的崇高理想和大無畏的犧牲精神。

  在四川博物院,館藏有一件罕見的珍貴紅色文物——川陝省蘇維埃政府工農銀行一元紙幣石印版。它承載著在艱苦奮戰歲月中紅軍建立蘇維埃人民政權的崇高革命理想。

  四川博物院典藏部副主任李德鑫介紹,這塊石版寬76厘米、高45厘米、厚5厘米,以大理石為材料制作而成,質地堅硬,版體沉重。“上面刻印著10幅相同的川陝蘇區發行的一元紙幣的票背圖案。10幅圖案排列有序,橫排四行,每行兩幅,版面左邊上下豎排兩幅。”

  石版表層雖然稍有風化剝層,但所有圖案基本完好無損,線條紋飾及文字都清晰可見。每幅票背圖案上端橫排印有11顆五角星,每顆星內有一字,分別是“全世界無產階級聯合起來”。在左上和右上角各有一個“壹”字,圖案正中刻繪廠房和機器,在廠房、機器畫面兩側有較大五角星兩顆,五角星靠下左右兩邊分別是由鐮刀、斧頭交叉組成的黨徽共4枚,票背面左下為“全國通用”、右下是“憑票兌現”字樣,底部正中是英文“ONE DOLLAR”。

  李德鑫介紹,1933年2月,紅四方面軍進入川陝革命根據地后,便著手籌建川陝省蘇維埃政府工農銀行並開始發行貨幣,川陝省蘇維埃政府工農銀行總行起初設在通江縣得漢城(今永安鄉),設有財經、保管等科和造幣廠、石印局以及警衛連、運輸連等機構。

  后來,在保衛和擴大川陝革命根據地的斗爭中,紅四方面軍在達縣繳獲了軍閥多座工廠,其中造幣廠的全部機器設備、造幣原材料以及技術力量被紅軍運至通江,使得原有的工農銀行石印局得到很大擴充和發展,從以前以印布幣為主轉向以印紙幣為主,石印出的紙幣在質量上比過去的布幣有很大提高。“這件石印版應該就是在這一時期制作完成的。”李德鑫說。

  20世紀50年代,在全川范圍內征集尋找革命文物時,這塊川陝省蘇維埃政府工農銀行一元紙幣石印版在茂縣被發現。

  李德鑫介紹,1935年3月,紅四方面軍開始實行戰略轉移,離開川陝革命根據地進行長征。根據資料記載,在轉移過程中川陝省蘇維埃政府工農銀行也隨之轉移,成為“馬背上的銀行”,常常由紅四方面軍婦女獨立團護送。據婦女獨立團干部、川籍女紅軍伍蘭英回憶,1935年5月上旬,總部命令她們團第一連掩護川陝省蘇維埃政府工農銀行去茂縣地區,大家一面背著銀行的物資,一面隨時准備與敵人作戰。

  到達茂縣進入藏羌民族地區后,才停止發行和使用紙幣,這塊石印版完成了其歷史使命,留在了茂縣。

  在川博收藏的紅色文物中,有一張1934年8月7日出版的《紅軍》報。李德鑫介紹,《紅軍》報是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西北軍區政治部機關報,前身是《戰場日報》,1933年8月中旬改名為《紅軍》,主要在紅四方面軍創建的川陝革命根據地內部發行。

  這一期《紅軍》報,用整版全文轉載《中國工農紅軍北上抗日宣言》,這一宣言,也正是紅軍長征所發出的嘹亮的動員號角。

  李德鑫介紹,該張《紅軍》報是1954年10月,原四川省博物館工作人員在通江縣永安鄉下羅坪農民何必德家裡的泥牆上發現的。當時從泥牆上鏟下來時,這份《紅軍》報已經受損、殘破,后來經過裝裱,尚能看出大部分內容,這張報紙也被國家文物局專家鑒定為國家一級文物。“雖然當時紅軍所處形勢十分艱難,但仍堅定地站在挽救民族危亡的第一線,把紅軍長征前進的大方向與抗日救國緊密地聯系起來。”

  四川是中國工農紅軍長征途中自然環境最惡劣、歷時最久、行軍總裡程最長、活動地域最廣、發生戰役戰斗次數最多、召開會議最多的省份,長征途經四川時,也發生了許多重大歷史事件。

  “金沙水拍雲崖暖,大渡橋橫鐵索寒。”四川博物院館藏有一段不到一米長的鏽跡斑斑的鐵索(代用品),正是那段偉大壯舉的歷史“物証”。

  接到奪取瀘定橋的命令,紅四團戰士晝夜奔襲120余公裡抵達瀘定橋西橋頭。百余米的瀘定橋,橫架在水流湍急的大渡河上,靠西橋頭處橋面木板已被敵人抽去,隻留下13根鐵鏈懸空搖蕩在峽谷之中,下邊9根作為底鏈,兩邊4根作為扶手。

  看到紅軍突然出現,敵人立馬隔河射擊,密集的炮火襲來,紅四團第二連連長廖大珠等22名紅軍勇士為先鋒進行正面突擊,他們冒著槍林彈雨攀援上了光溜溜的鐵索鏈,一手緊抓著鐵鏈,一手抱著木板,邊匍匐前進邊鋪橋板,在敵人炮火攻擊中,穿過火光,與東岸部隊合圍,奇絕驚險地飛奪下了瀘定橋。

  隨后,紅軍部隊立即佔領了瀘定城,中央紅軍主力從瀘定橋上越過天險大渡河,粉碎了蔣介石殲滅紅軍於大渡河以南的企圖。黨史專家認為,飛奪瀘定橋,是紅軍長征途中又一次關鍵性的勝利,為紅軍北上打開了通道。

  飛奪瀘定橋的事跡,后來被寫入教科書。這段紅軍戰士曾經攀爬過的鐵索被收藏進博物館,雖已鏽跡斑斑,但永恆銘記著那段英勇的壯舉。

  紅軍進入川西高原地區后,爬雪山、過草地,還要應對國民黨圍追堵截,經歷了整個長征中環境最為艱險的一段征程。

  在川博館藏文物中,還有一件十分特殊的文物——一塊金屬飛機殘骸,是紅軍長征途中擊落國民黨飛機的直接物証﹔而館藏的一張捷報照片,講述了這場鮮有記載的紅軍長征途中的對空戰斗。

  據介紹,這塊飛機殘骸形狀並不規則,最長處為7.5厘米,最寬處為6.8厘米,是博物館工作人員在鬆潘征集到的。

  李德鑫說,紅軍佔領毛爾蓋后,繼續向鬆潘前進,國民黨出動飛機配合步兵繼續對紅軍進行圍追。當時,國民黨第三中隊空軍副隊長朱嘉鴻和飛行員郭詩東駕駛一架303號戰斗轟炸機前往黑水做偵察飛行,在石碉樓上空發現了正在行進中的紅軍后續部隊。

  本該返航回去報告的朱嘉鴻二人想要雪恥(此前湘江之戰中,第三中隊被紅軍用落后的步兵武器打落飛機),按下機頭對准紅軍俯沖掃射。紅軍戰士不畏強敵,舉起手中的槍瞄准敵機,猛烈且密集的火力擊中了飛機尾部,飛機失去平衡被迫降落在附近河壩,棄機逃跑的朱嘉鴻二人被紅軍俘獲。

  為此,紅軍專門發出了《空前大捷報》,捷報中提到“石碉樓打落蔣介石飛機一架,繳獲重機關槍兩架,俘虜飛機師兩名”,並將捷報張貼在毛爾蓋當地民房的木板牆壁上。

  這架飛機因為無法帶走,后來被紅軍銷毀,隻留下一些殘骸。“這塊飛機殘骸,是紅軍長征途中對空戰斗的直接見証,也是紅軍戰士不畏強敵、英勇頑強、艱苦奮斗、敢打敢拼的革命精神的生動詮釋。”

  在四川博物院,館藏有一本《中國共產黨黨章》,第一頁標注著由中國共產黨川陝省委翻印。

  1935年,紅軍奉命撤離川陝蘇區,軍閥殘部、土豪劣紳等反扑回當地,對留下的一些傷殘紅軍及紅軍家屬進行清剿和屠殺。

  曾經擔任川陝省紅江縣第三鄉黨支部組織干事和支部書記的劉開雲,在紅軍撤離川陝蘇區時因為生病,並未跟隨大部隊離開,而是留在家中。他預料到反動派的反扑,把一切文件提早轉移,並把這本《中國共產黨黨章》裝入竹筒藏在土牆內。敵人抄家時什麼也沒找著,將他關押數天並多次嚴刑拷打,仍一無所獲,隻得將其釋放。新中國成立后,劉開雲的兒子入黨時,他才從牆壁內掏出這本黨章,交到兒子手中。

  后來,這本黨章在全國可移動文物普查時被發現,被博物館收藏。帶著泥土的黨章,彰顯著共產黨員的氣節和信仰。

  百年黨史,無數人為了偉大的事業流血犧牲,他們的奉獻,共同鑄就了偉大的奇跡。

  在四川博物院,收藏有一頂紅軍八角帽,帽子左上方,有一條長約1.5厘米的裂口,四周都是血跡。

  李德鑫告訴記者,這頂紅軍帽,是1957年四川省交通部門修筑一條從阿壩至甘孜的公路時被發現的。當時,筑路工人在甘孜州丹巴縣附近一個山洞中,發現一具遺骸,遺骸旁就是這頂保存完好的八角帽,帽子裡藏著一張紙條,記錄著這頂軍帽的主人,也就是這具遺骸,是紅軍某團戰士廖尤民。

  這頂紅軍帽使用靛藍色的粗土布手工縫制而成,有夾層,裡襯為白色。整個帽盤直徑約為24厘米,八個大角兩兩之間互相對稱,帽檐用竹條支撐,長11厘米、寬9厘米。在帽子內層有很多血跡,越靠近裂口處血跡越濃,被發現時上面還粘有一些頭發。文物專家推測,紅軍戰士廖尤民被敵人刺刀刺中腦部而犧牲,戰友將他的遺骸抬進山洞中,為了以后方便尋找,留下了這張字條。

  “雖然廖尤民犧牲細節已經無從考証,但當時史料記載,這位紅軍戰士所屬的部隊主要為保障紅軍主力部隊北上負責殿后任務,他應該就是在執行殿后任務中犧牲的。”李德鑫說。

  紅軍帽被發現時,當時的一位保管員,將帽子進行了清洗,如今依然能看出上面所殘留的模糊血跡。這些血跡,也銘記著一位戰士聽黨指揮、服從大局、勇於犧牲的感人故事。

  在四川博物院館藏紅色文物中,有一雙藍綢繡花鞋,這是1935年紅軍長征途經寶興縣時,住在當地明禮鄉王馬氏家時的一位女紅軍送給王馬氏的。女紅軍因為受傷住在王馬氏家中,得到王馬氏的悉心照料,為了表示感謝,女紅軍將這樣一雙在當時十分珍貴的繡花鞋送給了王馬氏。

  這雙鞋是藍色綢布鞋面上繡有精美的花卉圖案。鞋長25厘米,相當於如今的40碼,穿著舒適,不束縛腳,適宜行走和勞動需要,與傳統習俗的“三寸金蓮”完全不同,但根據鞋底痕跡判斷並沒有穿過。王馬氏將這雙繡花鞋保存了20多年,后來捐贈給了國家。

  這雙繡花鞋,見証了在那個炮火紛飛的艱難歲月中,紅軍與四川人民的魚水深情。

  四川是紅軍長征歷時最久、行軍總裡程最長、活動地域最廣的省份。在四川各地文博場館中,都收藏了許多紅軍長征所使用的各種生活物件。四川博物院就館藏有紅軍長征途經四川時使用過的馬燈、鐵腳碼子、銅壺等。這些物品也是那段偉大壯舉的真實見証者。

  其中一把銅壺,是1935年紅軍途經金川縣時,送給當地群眾馬文貴的。銅壺高約23厘米,頂上有破裂又被修補的痕跡,銅制圓口有蓋,是一把長嘴銅壺。據了解,1935年紅軍駐扎在當地時,住在馬文貴家,馬家沒有壺用,紅軍周多十得送給馬家一把銅壺,馬文貴一直將其拿來裝奶。

(责任编辑:admin)